您现在所处的位置: 周兴信息门户网 > 财经 > 「917游戏中心」为马三立写《买猴儿》《十点钟开始》等经典,不幸瘫痪在床二十年

「917游戏中心」为马三立写《买猴儿》《十点钟开始》等经典,不幸瘫痪在床二十年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8:30:04     热度:502

「917游戏中心」为马三立写《买猴儿》《十点钟开始》等经典,不幸瘫痪在床二十年

917游戏中心,五六十年代的天津相声,到底是为什么超过北京,坐稳相声江湖霸主的地位?有人说,因为天津有张寿臣、马三立、郭荣起、赵佩茹、常宝霆、苏文茂。那问题来了,北京不是也有侯宝林、刘宝瑞、郭启儒、郭全宝、赵振铎、赵世忠吗?其实答案很简单,就因为一个人——相声作家何迟。

何迟与马三立的组合,使两人都达到了艺术巅峰,这种一写一演的合作模式,只有后来的梁左与姜昆组合能与之媲美。也正是因为80年代北京出了梁左,北京相声的风头才终于压制住天津。

其实何迟也是北京人,而且是真正的老北京。何迟(1920—1991)生于北京,满族人,本姓赫舍里氏,原名赫裕昆。赫舍里氏属满洲正黄旗与镶黄旗,是清朝势力最大的满洲人家族之一。赫舍里氏在使用汉姓时,多以何姓为主,比如康熙时期四位辅政大臣之首赫舍里·索尼,他的后裔就有何、索、金三姓。

(何迟)

但是到何迟小时候,家业早已败落,他几乎是流浪儿,经历了坎坷童年,干过各种杂活,在火车上当过勤杂工,后来到了解放区,进入文艺队伍,由此改变人生轨迹。他从小喜欢相声,那时候也说过相声。

40年代末,何迟定居天津,担任天津市文艺处戏曲科科长、戏剧曲艺工作者协会副主席、文联常委、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、天津市戏曲学校校长。

《买猴儿》,是何迟写给天津市曲艺团的一段新相声。但曲艺团的演员都认为这不像相声,因为本子里有三处倒叙,对演员来说不好表演,演员说不清,观众听着乱。当时马三立是天津广播曲艺团的演员,也是因为年轻气盛,非把《买猴儿》拿下来。

(马三立 张庆森)

经过一系列分析、加工、修改,马三立与张庆森在天津工人剧场首演了《买猴儿》。不久后,《买猴儿》通过电波轰动全国。随后,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吕班与何迟、马三立、侯宝林成立“春天喜剧社”,拍摄了《新局长到来之前》《不拘小节的人》《未完成的喜剧》三部影片,创作了相声《十点钟开始》《开会迷》《新局长到来之后》。

《十点钟开始》原名《今晚七点钟开始》,因为马三立当时是大轴,每次上场时已经快晚上九点钟了,所以马三立做了些修改,除了时间,人物形象也更贴近生活,加入了马三立个性化的风格。这段相声也是在天津工人剧场首演,演出结束,何迟到后台找到马三立,对他说:“改得非常好,很有必要。”

(何迟编剧的电影《不拘小节的人》)

“春天喜剧社”解散后,何迟被下放到农场。农场举办联欢会,他被推举出来表演相声,那天他说了一个单口小段:一个妄自尊大的人,甚至犯了错误时还洋洋得意地炫耀比别人犯的错误规格高。这就是《高人一头的人》的雏形。后来这段相声由红桥区曲艺团的杨志刚、杨志光合演,让这对年轻人一炮打响。他们后来少有新作品,直到许多年以后,杨志刚才因与郭德纲的矛盾,再度成为话题的焦点。

何迟是个文弱书生,患过严重的十二指肠溃疡,摘掉了胆囊。农村生活给他带来毁灭性打击。在一次紧张的重体力劳动后,何迟浑身大汗淋漓坐在墙角休息,着了凉,邪风入骨,不幸导致全身瘫痪,确诊为“周围神经炎”,手和腿都能屈伸,但不能起卧转侧,也不能走路,很难痊愈。

(何迟)

1980年,马三立与王凤山恢复上演《买猴儿》。此时何迟瘫痪在床,在病榻上仍继为马三立创作了新作品《似曾相识的人》。后来何迟在广播中听到马三立的表演,他的评价是:“与内容紧密结合,深化人物思想,也发扬了马氏的幽默风格,有回味,值得琢磨。”

据说何迟还留下两段未竟作品:《一切向钱看的人》《小快乐和大悲哀》。他一生酷爱喜剧,而喜剧给他带来的却是一个个悲剧和苦果。他已满头白发,牙齿脱落,肌肉萎缩,来看他的人都心酸不已。《人民文学》等刊物杂志约他写相声,但是他拿不了笔了……

马三立与何迟是君子之交,何迟创作,马三立表演,两人互相钦佩,但也没有过多生活上的来往交集。80年代,马三立去一中心医院看病偶遇坐着轮椅的何迟,两人见面都很难过,感慨万千。

马三立说过,何迟开创了相声的新路子:“不是新瓶旧酒,何迟写的相声很新、很深,也很雅致,不像有的相声段子那样庸俗,乱七八糟嘛都上。”

有一种观点认为,身为作家的何迟擅长喜剧,但不太懂相声,主要体现在演员必须对他的作品进行大规模二度创作,才能搬上舞台。其实不然。何迟的相声是特例。除他之外,很少有人能把工作报告一般充满新词语的贯口,写出幽默气质,而且能朗朗上口,韵味十足。他的相声很少轻松诙谐的小品,而几乎都是对社会不良现象的犀利嘲讽。在他笔下,相声从逗闷子变成了有主题、有人物的文学作品。可以说,他的作品深邃如马克·吐温,隽永似马雅可夫斯基。

他努力借鉴传统相声的技巧,又从喜剧及其他艺术中寻求新的表现方法。他笔下的环境是正常的,人物是偏执的,情节是荒诞的。通过马大哈要走遍中国买猴儿(《买猴儿》);科长一天到晚要开会(《开会迷》);在群众眼中苏大秘总犯神经病(苏文茂的《新局长到来之前》)……挖掘出不易被人发现的生活潜流,耐人寻味。

(马三立 王凤山)

回到50年代,《买猴儿》的主人公马大哈一炮打响后,好像全国亿万人口中突然添了一位新成员——就是人们生活中常常遇到的那种在工作上马马虎虎、在生活上大大咧咧、在作风上嘻嘻哈哈的人,成为一种性格符号——这种人依然存在于当下的生活中。

时至今日,马大哈早已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词,但很多人不知道,这个典故的原创,正是出自于《买猴儿》。《买猴儿》之前并无“马大哈”这个词。一段相声塑造了这样一位特点突出的人物,最终留下一个名词,一个词组,这在相声,乃至文艺作品中,并不多见。(文:何玉新)

稻谷门户网站